M

性取向是和泉守兼定,不吃他相关任何腐,只站兼我谢谢,如有ky我会撕到你叫爸爸,就这样

《the best gift(part1)》请配合part2一起食用,依然发糖


——[尤里5岁时]

“比赛结束尤拉就要回爷爷家了吧?毕竟是难得的圣诞假呢…”此刻的维克托正细细的将刚换下的考斯藤收好,转头看着坐在他身后长椅上摇晃着腿的小男孩,长长的银发随着他转头的动作晃动着。被唤作尤拉的小男孩将肉嘟嘟的小脸埋在毛茸茸的马卡欽造型的纸抽盒上眨着漂亮的祖母绿色大眼睛认真的盯着眼前的人“对啊,维恰不回家吗?”“我啊…没有地方可以回去吧…爸爸妈妈都有新的家庭了呢。”语气里满是淡淡的伤感,17岁的少年全然没有了在赛场上明艳的笑颜,脸上全一片黯然。“那维恰跟我回去好不好?爷爷虽然对别人说话很凶可是心最好了,一定会喜欢维恰的,因为我也喜欢维恰。”小男孩把马卡欽造型的纸盒翻转过来认真的盯着他黑溜溜的纽扣眼睛。

只是一句话而已,却恰到好处的温暖了一颗刚刚跌入谷底的心,维克托弯下腰轻轻揉了一把尤里的头发“不用了哦,尤拉不是最喜欢爷爷的吗?和爷爷两个人一起过圣诞的话尤拉会很开心的吧?”“当然很开心啊,还有爷爷做的皮罗什基可以吃,维恰也一起来嘛。”乖乖的被揉着脑袋,尤里抬起头看着维克托再一次邀请到。“我去的话把尤拉的皮罗什基全吃掉也可吗?”“唔…”尤里歪着头圆圆的大眼睛里满是认真思考的神情。

被尤里这样认真思考的表情逗的忍不住笑了起来,维克托将小小的尤里竖抱起来“我们出去吧,雅科夫还在外头等我们解决那一大帮记者呢。”“嗯”小声的应了一声,将小小的脑袋埋进维克托香香的颈窝“就算维恰不和我一起过圣诞,至少今天我会陪维恰的。”回答他的是脑袋上方传来的轻笑声。

勉强的应付完记者的问题维克托瞅了一眼时间,真该死,已经超过尤里睡觉的时间好一会,转头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眼睛一下下的合上又勉强睁开的尤里,有些心疼的抚摸着他小小的脑袋“真对不起,都超过尤拉睡觉的时间了。”尤里抬起小小的手擦了擦惺忪的睡眼,勉强的睁着眼睛望着维克托轻轻摇头“没关系,我说了今天会陪着维恰的。”“那现在换我陪尤拉,我们回去睡觉好吗?”声音不自觉的放轻了几分,带着不易察觉的疼爱。

“喂,那banquet...”雅科夫刚准备叫住维克托,就被对方警告性的盯了一眼,并附赠他一个比“嘘”的手势。“啊啊,知道了。真是气死我了,哪有人这样对自己教练的!”雅科夫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尽管他头顶并没有可以给他揉的头发,无奈的小声抱怨着,算了,谁叫两个都是自己的得意爱徒,还都在各自的组别里刚刚斩获了金牌偶尔纵容一下也不是不可以,这么想着雅科夫气哼哼的走了。

维克托打横抱起小小的尤里往回酒店房间的路上走去,看着怀中小小的人儿毫无戒备的抱着自己的马卡欽纸盒毫无戒备的睡着的样子维克托心里一片祥和。

轻手轻脚的将小孩放到柔软的床铺上,好叫自己的动作不至于惊醒睡的正香甜的小人儿,却不想凉凉的织物的触感还是惊扰了睡梦中的小家伙。尤里直起身坐在凉凉的床铺上,朦胧的月光洒在他金色的卷翘的羽睫上,在他精巧的小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生日快乐,还有圣诞节快乐,维恰!”小孩没由来冲他祝贺到,用刚睡醒的软绵绵的嗓音“刚刚想起来,圣诞的话也是维恰的生日呢。”尽管眼睛还迷蒙着,脸上却是甜甜的笑容,黑暗的房间仿佛也被这个灿烂的笑容照亮了。维克托一时有些发怔,自己鲜少和雅科夫说私事,发生不久的父母离异的事近来一直困扰着他,而在过去的数年里因为他们的不和自己几乎完完全全被忽略了,这句久违的祝贺,来自一个只听过一次自己生日又进队不算太久的孩子的祝贺,直直的触碰到了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他侧身坐到床沿上伸出修长的手臂把尤里抱紧“谢谢你,尤拉”随着维克托的动作,他长长的银发扫过尤里的鼻尖惹的他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原本感动的快哭出来的维克托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微微退开一些距离“那我应该给今年第一个祝贺我的尤拉什么礼物呢?”小孩圆圆的眼睛滴溜溜的一转“今天和我一起睡,给我讲故事可以吗?”望着小孩充满期待的表情,维克托笑着点了点头。

简单的洗漱过后两人钻进被窝里,小小的尤里紧紧贴着维克托胸口,鼻尖萦绕着维克托身上的香气,那是沐浴露清新的柠檬味还有一点维克托一直用的香水里的些微的麝香和雪松香混在一起的气味,在热力的蒸腾下让尤里有些昏昏欲睡,维克托一手支着自己的脑袋,一手搭在尤里背上轻轻拍着:“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女孩,我们就叫她灰姑娘...”脑袋里努力回忆着这个过去母亲曾讲给自己的睡前故事,那时的自己大约也是这般撒着娇要母亲陪自己睡,然后紧接着跳进脑海的是自己放学后摇晃着父亲的手,央求他能在晚饭前着一小段时间里带自己去滑一会冰,他喜欢试着模仿那些在上花滑课的孩子,试着做一个贝尔曼又或者一个连续步,有时会摔的很惨但父亲会说“嘿,维恰,快起来,你刚刚做的棒极了!再一次!”然后一把把他从冰面上拉起来...然后后来呢?不知是那一天起父母开始喋喋不休的争吵,他们撕碎了结婚时的照片,不再坐下来一起愉快的吃晚饭,甚至其中一方搬走了,然后等小小的维克托吃力的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父亲只是将他交给雅科夫以后,再几乎没见过了,尽管偶尔会收到他送来的生活费却再也没来见过自己,他已经快忘记那时被其他孩子嘲笑是被父母丢弃的孩子,也已经快忘记看着其他学员每天被父母送来时自己是怎样的羡慕了,他只是把自己关起来,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孤独的往前走着,只要够强就好了,反正父母已经不要我了,我以后要自己好好活着,可是他也不明白,明明已经这样想了,为什么知道父母重新组建了家庭之后还是会难过呢?

“...后来灰姑娘穿上了水晶鞋,王子把她带回城堡,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维克托声音里透着不易察觉的忧郁,但这样的情绪大概一个5岁的孩子是不太能明白的,那孩子把手搭在维克托胸口,眼睛一下一下的合上又睁开:“维恰,结婚就会幸福嘛?”孩子的声音很小,却把维克托从混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他感觉到孩子毛茸茸的小脑袋又往自己怀里蹭了蹭,他迟疑了一会告诉孩子:“也许吧。”他可不想让这么小的孩子现在就变成恐婚组,不然简直罪孽深重啊。“那等我长大了...就,就和维恰结婚...这样...我们就都会...幸福了吧...”然后从怀里传来的是均匀的呼吸声。维克托有些发怔,他看着怀里这个小小的孩子,带着稚气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回响,嘴角不经轻轻的勾起一个不明晰的弧度,低下头在孩子的额上落下一个轻吻,“好”他放下撑着自己脑袋的手“这是我收到过最棒的礼物,那么晚安,我的小尤拉。”

月光从没有遮挡的窗口涌进来给两个沉睡中的孩子镀上一层银白的月华。

更多的是想写温馨的日常这样的,而且想想就觉得小小毛什么太可爱了啊!然后也是,借用好基友 @幻幻_初心不改 的说法那是老维的王朝刚刚开始的时候,我眼里的俄罗斯组大概就是陪着对方一路成长一起经历顶峰跟低谷彼此不可或缺的两个人吧,另外也是想推测一下维恰为什么会说自己将love&life弃置多年而不顾的原因。所以有了这么一篇,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2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