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性取向是和泉守兼定,不吃他相关任何腐,只站兼我谢谢,如有ky我会撕到你叫爸爸,就这样

一块意义不明的小甜饼《flavor》[中文名大概会取冰淇淋之味什么奇怪的名字]

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周休日,尤里穿着薄薄的背心懒洋洋的趴在维克托公寓的沙发上,使劲的用手给自己扇着风,热的小脸通红,向坐在地毯上细细分析自己昨天练习视频的愤愤不平的嚷道“喂!老秃子…你觉得这样喔听得进去吗?我说为什么不能开空调?你剩的头发再这么热下去一定会被你的汗水冲走的!”恶意满满的拽了拽对方被汗水打湿紧紧贴在额头上的银发,原本四仰八叉睡在冰凉的地砖上吐舌头的马卡欽一看自己主人被“爱的吐槽”之后一颠一颠跑过去扒拉尤里试图帮主人稍稍分担一些“火力”,“好啦,马卡欽…不要再弄啦…下去啦,好热…”尤里好容易把在自己身上上窜下跳的马卡欽扒下去,却看见某个180的大个子正泫然欲泣的挂在自己腰上:“尤拉好过分,呜呜,我明明是为了尤拉好,这个天气用空调会感冒的,我明明是为了尤拉好,尤拉居然凶我,呜呜”“热死了!死开点啦!你这老秃子”尤里用力的将那人踹开,可是看着那人一副马上要飙泪的样子又于心不忍了“好…好啦,不开就不开啦…不要撒娇了。”无奈又手忙脚乱的安抚好那人,真是糟糕,明明每次都被他的撒娇弄得一阵恶寒可是偏偏还真是数十年如一日的,他一撒娇扮可怜就愣是一点辙也没有只得任他摆布。愤愤的摇摇头,赌气般径自跳下沙发熟门熟路的走进厨房,在冰箱里翻找着能够解暑的东西,可是这家伙整个冰箱里都是各种酒“尤拉,我这里可只有‘成年人的饮料’哦~”尤里回头就能看到那人交叠着修长的双腿倚在餐桌边一脸坏笑的望着自己甚至有意无意的冲他眨着好看的蓝眼睛。
诚然,这人的确是帅倒万千女性的万人迷,但是现在尤里越看他这张帅气的脸越愤怒,刚刚“成年人”那个重读是什么意思,这个混蛋!“混蛋老头,我现在可是一个16岁的成年人了!给我闭嘴!闭嘴啊!混蛋!吵死了!”看着炸毛的小猫咪,维克托心情甚好的笑出声来,尽管炸毛的猫咪很可爱,但偶尔还是得顺毛摸一把,好心的拉开冷冻室的门摸出一盒凉凉的冰淇淋贴在尤里热得通红的小脸上“可爱的店员小姐说是非常讨人喜欢的口味哦。”尤里抬头对上那人好看的眉眼,语气里满满的调侃可是眼睛里却是藏也藏不住的宠溺,一把抢过那人手里的冰淇淋,不能一直这么看着这双眼睛,不然大概要被那双眼睛里满满的深情淹没到窒息一样。

尤里感觉到脸好像不由的又热了几分,快速转过身去熟门熟路的从碗柜里拿出勺子有些别扭的把自己重新塞回沙发里狠狠塞了自己一勺冰淇淋妄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自己这是在害羞个鬼啊!这张脸这双眼睛看了这么多年简直看得能吐了,明明闭着眼睛也知道鼻子眼睛嘴巴在哪,自己这是害羞什么啊!在被冰的脸都皱成一团以后才发觉这好像是奶油果仁的口味,好看的眉眼有微微蹙了一下,什么啊!奶油味什么不是小孩子什么才会喜欢的吗?!这家伙!肯定是是故意的!狠狠的冲端着马克杯喝水的维克托扔过一记眼刀,把自己的不爽全部转移到眼前的冰淇淋上,一勺一勺的把果仁挑出来吃掉。

“还不错吧?尤拉~看你吃的很高兴哦。”维克托自顾自的端着新冲的一杯咖啡回到地摊上坐下“啊啊,真是挑食的小猫呢…只爱吃果仁剩下的冰激凌呢?”“老秃子!都说我成年人了!才不会喜欢这种哄小孩的口味!”尤里报复般在维克托从家居服宽松的领口露出来的锁骨上咬下一个红印,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维克托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揉了揉那个咬痕,突然笑得极好看的趴在尤里纤细的腿上“难吃到要咬我一口才行吗?是太甜了吗?还是别的原因?看来我要尝尝才知道那里让尤拉不高兴了呢。”“喏。”尤里一把把冰淇淋盒塞给维克托,尤里看来他不过是要蹭一口冰淇淋罢了但也没多什么心。可是维克托顺势接过盒子讲自己的杯子和冰淇淋盒都放在桌上,尤里祖母绿色的眼睛里写满了不解:“不是说尝尝看吗?”维克托轻轻的抓着他小小的手将自己的身体压上去,把尤里牢牢固定在沙发和自己之间“我啊,只尝一小口就知道了哦。”低头爱恋的亲吻上还在发怔的尤里,唇齿厮磨之际,坚果和奶油的甜香与清苦的咖啡香交缠在一起

嘛,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口味呢。尤里心里偷偷的嘀咕着,闭上眼睛加深着这个吻,长长的睫毛扫的维克托脸微微发痒,却心情极好。

写在后面:感谢小可爱陪我脑到2.00多@幻幻_初心不改 ,真的是写的非常开心的一次,过去很容易出现写了一半然后觉得没有动力什么的整个废掉的东西,这次倒是意外顺呢,这篇微博贴吧也搬了的,非常喜欢俄罗斯组,希望同好的太太们能越来越多😊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