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性取向是和泉守兼定,不吃他相关任何腐,只站兼我,过气老女人写手,谢谢大家,ky原地司马

除夕12h 团圆饭

又是一年新年了,随着暮色落下,吃团年饭的时间便来了。照常是要和大家一热热闹闹的吃荞麦面的,虽说没什么惊喜感,不过平平淡淡也是不错的样子,审神者这样想着。 本丸的众刃说笑着,熙熙攘攘的涌进堂屋,嬉笑打闹着将桌几围成一圈。审神者被请到正中间坐下,大家围绕着她依次落座。被节日的气氛感染,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举着酒杯和周围的刃互道着新年快乐。 厨房里歌仙和烛台切忙的不亦乐乎,锅碗瓢盆碰撞的声响和炉灶间氤氲的水汽都满溢除夕的气氛。“兼先生呢?”她环顾四周,却没发现一贯呆在自己身边的恋人兼近侍,颇有些好奇的扯了扯过来给大家端上酒水的堀川的衣袖好奇的仰头向他询问。“啊,不知道今天怎么了,非要进厨房帮忙,我去叫他过来?”堀川颇有些无奈的笑着挠了挠头回答。“啊,这样啊,没事啦,等他忙完就好。”审神者连连摆手的回应道,待堀川重新回到厨房她才好奇的探头探脑的向厨房里张望,却因为弥漫的水汽什么也没有看清。 “荞麦面好啦!” 烛台切用汤勺敲了敲挂在墙上未用的一只锅底对外头喊了一声,外头一阵欢呼,打闹着玩着羽子板的短刀们也纷纷回到座位上落坐。 烛台切端着 一只黑色的木质托盘上盛着几只黑红的蒸腾着香气和水汽的漆器小碗走出来,依次给端到大家面前,大俱利尽管一言不发却转身便进了厨房帮忙端,鹤丸和小贞见状便也一起帮着端,很快大家面前便都有了,审神者面前却是空空的。 “我的呢?” 审神者可怜巴巴的瘪着嘴望着烛台切“别的刃都有面,就我没有。” “喂,你的面来啦。”和泉守兼定从她后头将一只用铸铁的小吊锅煮的面放到她面前,烛台切冲她身后的和泉守有些古怪的笑了笑,便转身到自己的座位上。 随着一声齐整的"我开动啦!"大家纷纷低下头开始吃起了荞麦面,她先尝了一口汤,清甜而咸鲜的味道叫她眯起了眼,又夹了一小块鱼板咬了一口,这才开始悉悉索索的吃起了面,坐在她身旁的和泉守尽管端着碗却一直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她的反应,看她吃的那样开心,他才慢悠悠的吃起来。 待众刃吃完又玩闹了一阵才各自回了房间。回到屋里她并没有睡,而是坐在火炉边哼着小曲喝起了小酒。“怎么不睡?”刚帮着收拾完东西的和泉守兼定拉开襖门,一见她还没休息下来,便关了门快步走到她身边坐下,一副要念她两句的样子。不等他开口,她先发问了“今天的荞麦面是兼先生煮的吧?”“才,才不是!我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的?”被她笑着直勾勾的盯着看他脸红成了一片,要不是室内只有暗淡的火光大概就被发现了。 “因为调味的方式和烛台切的做法不太一样,我就猜想到是你做的了,很好吃!” 她凑过去,在他怀里亲昵的蹭了蹭,便窝进去嘟嘟囔囔的夸奖着。他不讲话,只搂紧她的肩:"喂,我说你知道荞麦面的意思吗?" "长命百岁吗?知道哦。"她有些疑惑的声音从怀里传来。 "还有一个呢?" 他脸又一次红了,声音听上去紧绷绷的。"还有吗?不知道呢,是什么?"她好奇的问。“我想你永远在我身边”靠在他胸口听得到他砰砰直跳的心跳声,还有他急促的吐息生,慢慢的又转为平静“这样的意思。”两人沉默的拥抱着 “谢谢你。” 酒杯咕噜噜的滚落在地上,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面颊上“新年快乐,兼先生。” “你也是。”他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埋在她泛着香水的颈窝里偷偷弯起了嘴角。



@daojian乱舞审神者专属墙 图片版被锁屏,重发

评论(8)

热度(29)

  1. daojian乱舞审神者专属墙M 转载了此文字